钟南山:担心有国家控制不了疫情 会给世界带来灾难


该研究分析了一例浴室内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聚集性传播事件,研究人员指出,虽然高温高湿对抑制新冠病毒传播有一定作用,但是如果通过呼吸道的飞沫传播以及直接接触传播,则依然难以避免,且传播力没有减弱。

研究人员分析了江苏淮安第四医院于1月25日至2月10日收治的9名男性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信息,这9人曾去过同一家洗浴中心。

但目前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显然比SARS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传播能力更强,目前已经确定其可通过接触传播、飞沫传播及粪口传播,且病毒感染后的潜伏期较长,最长甚至可达近40天。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研究事件中,8人中有1人是洗浴中心工作人员。同时,研究者们也指出,病毒的传播途径也可能是呼吸道飞沫传播或直接接触,另外由于缺乏有关洗浴中心患者传播途径的详细信息,这项研究受到了一些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聚集性感染事件中的患者9是该洗浴中心工作人员,于1月30日开始发病。除了传染源患者1,其余8位患者均无武汉接触史。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很快意识到,美国政府还需要采取另一措施:他命令其工作人员要确保,美国的这些审查程序不会对正在向美国提供援助的国家造成阻碍。

1人去过武汉导致8人相继感染,其中1人是员工

研究人员也表示,在这起聚集性感染事件中,病毒的传播途径也可能是呼吸道飞沫或直接接触。但这一事件仍表明,SARS-CoV-2的聚集性传播可能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中发生,作者们表示,这些结果为进一步研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提供了潜在的流行病学线索。

9名患者的肺部计算机断层扫描检查均观察到毛玻璃状混浊,截至2020年2月10日,没有患者需要呼吸支持,9名患者中没有人转为重症。

此外,9位患者(100%)均有C反应蛋白水平升高(100%)症状,3位患者(33%)发生淋巴细胞减少,3位患者(33%)乳酸脱氢酶升高,2例患者(22%)谷氨酸草酰乙酸转氨酶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