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武汉解封的滞留者:不要用另类眼光看武汉人


当地防指:隔离期未满,非新冠定点医院会拒收

第一种构想是,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中不断进化,其刺突蛋白也随之发生突变,以此来结合与人体中与ACE2蛋白结构相似的分子并感染人体细胞。

武汉王先生的父亲王忠(化名),是一位多发性骨髓癌晚期患者,伴随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3月11日,王先生陪同父亲去武汉协和医院就诊,结果因CT影像显示肺部有感染被作为新冠肺炎疑似人员上报。之后在武汉的定点医院住院3天,确认排除新冠疑似,但按规定仍需隔离14天。

据普仁医院出院记录显示,王忠于2月25日入院,6天后出院,出院诊断为多发性骨髓瘤IgD型、肾小球疾患、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维持血液透析、重度贫血(肾性贫血、肿瘤性贫血)、继发性淀粉样变性、舌淀粉样变、淀粉样变肾损害、口腔溃疡……建议出院后继续治疗。

第二种情况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获得能够引发人类疾病的能力之前,就已经从动物进入到人类。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逐步进化之后,它们最终获得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能力,并可以导致严重疾病。

截至目前,华大基因累计生产该试剂盒700多万人份,已在全国完成近58万人份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该试剂盒被广泛应用于武汉和湖北抗疫“保卫战”以及全国复工复产筛查工作。目前,试剂盒订单已覆盖70个国家和地区,并陆续运抵日本、文莱、泰国、阿联酋、埃及、秘鲁等地。

“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但是不典型,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王先生回忆,“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

与此同时,身为资深遗传学家的柯林斯也强调:任何试图打造冠状病毒武器的生物工程师都不可能设计出刺突蛋白的构象像SARS-CoV-2这样(奇特)的病毒。同时,他表示,该研究的发现得以让世界人民共同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遵守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信谣、不传谣、尊重医护人员和医学研究员的抗疫决心和他们在此过程中的不懈努力。

协和医院CT报告意见为新冠肺炎、尿毒症肺炎待排,请结合临床及核酸检测,建议复查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